虞世南,
唐代诗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字伯施,余姚人。父虞荔,兄虞世基,叔父虞寄,均名重一时。虞寄无子,世南过继于他,故字伯施。隋炀帝时官起居舍人,唐时历任秘书监、弘文馆学士等。仕隋为秘书监,赐爵永兴县子,世称“虞永兴”或“虞秘监”。授青光禄大夫,谥文懿。沉静寡欲,精思读书,至累旬不盥栉。文章婉缛,见称于仆射徐陵,由是有名。在隋,官秘书郎,十年不徙。入唐,为秦府记室参军,迁太子中舍人。太宗践祚,历弘文馆学士、秘书监。卒谥文懿。太宗称其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为五绝。手诏魏王泰曰:“世南当代名臣,人伦准的,今其云亡,石渠、东观中无复人矣。”其书法刚柔并重,骨力遒劲,与欧阳询、楮遂良、薛稷并称“唐初四大家”。其诗风与书风相似,清丽中透着刚健。因是近臣,故侍宴应诏的作品较多。代表作有《出塞》、《结客少年场行》、《怨歌行》、《赋得临池竹应制》、《蝉》、《奉和咏风应魏王教》等。其中后三首咏物诗(即《赋得临池竹应制》、《蝉》、《奉和咏风应魏王教》)分别写竹、蝉和风,紧紧抓住对象特点,刻画得相当传神,例如《蝉》诗写蝉饮清露,栖高处,声因高而远,而非是依靠秋风,寓意君子应象蝉一样居高而声远,从而不必凭借、受制于它物,世南描摹状物、托物言志之功夫可见一斑矣。集三十卷,今编诗一卷(全唐诗上卷第三十六)。

虞世南,字伯施,是唐朝政治家、文学家、诗人、书法家。越州余姚人。善书法,与欧阳询、褚遂良、薛稷合称“初唐四大家”。日本学界称欧阳询、褚遂良、虞世南为“初唐三大家”。其所编的《北堂书钞》被誉为唐代四大类书之一,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类书之一。

作为大奸臣虞世基的同胞兄弟,同父所生,居然性格和修为判若两人,却还能和平共处,生死相依,这简直就是人伦奇迹。

虞世南算是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物了,远在陈、随二代都做过官,到了唐朝时,他已经完全上了年纪,但是唐太宗还是颇为喜爱他,引为秦府参军,又授宏文馆学士,与房玄龄同掌文翰,后来又担任著作郎,但是虞世南已年近古稀,多次想辞官,李世民不许,于是封他为永兴县子,后加封为永兴县公,所以世人也称虞永兴,虞世南的书法成就很高,也是老生常谈的内容,这里就不多赘述。
政治上,虞世南弱不胜衣,但性情刚烈,当政得失,直言敢谏,李世民喜欢逗逗他,《新唐书·虞世南传》中记载,唐太宗曾经作宫体诗,命虞世南接着和诗。
虞世南谏道:“陛下作的诗诚然工巧,但诗体并不雅正。皇上所喜爱的,必然有人去效仿、发挥。我担心这种诗体传开,天下风靡流行,所以不敢奉命和诗。”太宗说:“我是试试你而已!”于是赐给世南五十匹丝帛。不愧是老年人,已是不惑之年,看事情看得挺开,指出问题也是一针见血,而且没有任何顾忌。
唐太宗几次想外出狩猎,虞世南都直言谏止,说大唐初定,频繁外出狩猎,兴师动众,劳民伤财,李世民都没有责骂他,反而采纳意见、嘉奖他。有一次,太宗叫世南把《烈女传》写在屏风上,当时世南手头无书,靠默记书写,却没有写错一个字。由此可见他的博学,墨水很多。太宗常常称赞世南有五项是独一无二的:一是德行,二是忠直,三是博学,四是文词,五是书法。
德行和忠直排在前位,这是因为皇帝对他的评价,自然也是更偏向于品行的方面,虞世南的诗歌造诣也很高,一次,李世民的四子魏王李泰做了一首咏风的诗,请陪同的大臣也作一首,因此,这首诗叫做《奉和咏风应魏王教》:“逐舞飘轻袖,传歌共绕梁。动枝生乱影,吹花送远香。”大概意思就是长袖轻飘,大家起舞蹁跹,共歌一曲,歌声绕梁,经久不息。风吹动树枝,影子随之摇动,和风将花香吹送到远方。风本无形,诗人通过“舞”、“歌”、“枝”、“花”在风吹动下各种动态的描写,使人看见、听到、闻到风,生动形象。应制之作,也能做得如此高超。
再比如他的一首诗《蝉》:“垂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垂:下垂的帽带,此指蝉低头。大概意思就是,我喝的是清冽的露水,悦耳的叫声自梧桐林向外远播,声音传的远是因为我站的高,并不是借助了秋风。
这是一首咏物诗,咏物中多寄托,具有浓郁的象征性。这首诗也不能脱离常态,句句写的是蝉的形体、习性和声音,而句句又暗示着诗人高洁清远的品行志趣,物我互释,咏物的深层意义是咏人。这首诗歌的寓意是:君子应像蝉一样居高而声远,而不必凭借、受制于它物。表达出了诗人对人的内在品格的热情赞美和高度自信,表现了一种从容不迫的气韵风度。
身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他的德行,对太宗直言敢谏,居于高处而不自傲,也不同流合污,始终一身清廉,使他配得上这个名头。贞观十二年,卒于长安,享年八十岁。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图片 1

而作为初唐著名诗人(其共历南陈、隋和初唐三朝),其诗风和做人风格一样,都是清新脱俗、刚健有力。

虞世南曾有一个权倾朝野大哥,原本也是能大富大贵的,如果他也能像哥哥一样溜须拍马把灵魂也卖掉的话。只是他却不想那样做人,于是自甘寂寞,耐得清贫,从不趋炎附势、贪财逐利,可谓是静心寡欲,诚所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书读好”,有时废寝忘食到十天都不洗漱,这样疯狂读书破万卷的结果,当然是“书痴者文必工”,声名远播,诚如他的那首著名的咏物诗《蝉》一样:“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因为占领了学问的至高点,不用炒作也不借助他物,自会闻名遐迩,好评如潮,惹得官家垂青。陈文帝知其博学多才,立马召为法曹参军。入隋之后又做了秘书郎,后迁起居舍人。

图片 2

虽然因性情耿直不喜拍马屁,十年不徙,但是金子总会发光。一到了唐朝,有真才实学的虞世南正巧碰到了爱惜人才的英主李世民,立马身价倍增,先是引为秦府参军,然后授为宏文馆学士,与大名鼎鼎的大唐贤相房玄龄同掌文翰,几乎与其平起平坐,是不可多得的首长大秘,又担任著作郎,官至秘书监,在隋炀帝手下默默无闻的他,还在唐朝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能言善谏,为“贞观之治”立下殊功,成为了著名的政治人物,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是也,在此也对其始终坚守自己的价值观不自甘堕落表示敬意,非一般的历史发展眼光是也。难怪李世民对其推崇备至、赞誉有加,谓之“当代名臣,人伦准的”(曾有要代兄受死的壮举,前文写其兄虞世基时提过),
称其有德行、忠直、博学、文辞、书翰“五绝”,评价奇高。

要说虞世南的博闻强记,史料曾说有一次李世民想在屏风上书写《列女传》,但一时疏忽没有临本,正当大家面面相觑之际,记性极好的虞世南,居然就在朝堂上一口气就能一字不错地默写出来,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镇住了,然后便引来了满堂喝彩,大家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虞世南可谓是“文如其人”,虽然是笔杆子出身的近臣,所写之诗也大都是奉和诗,但却不是其他一味媚态的“政治诗人”可比,也可谓是其刚正不阿、光明磊落的人生信条的延续,也是其时治世政通人和的真实记录。而他的一些咏物风景诗,更是清丽可人、妙趣横生,颇有哲理。比如《赋得临池竹应制》:“欲识凌冬性,唯有岁寒知”、《奉和咏风应魏王教》:“动枝生乱影,吹花送远香”都很清新隽永、耐人寻味。

而前文提到过的《蝉》诗,据说是唐朝最早的一首咏蝉诗,也是朴实无华却寓意高远,很为人称道。据说此诗是诗人和英主李世民纵论国家大事时有感而发,很是应景。清人施朴华在《岘佣说诗》中曰:“《三百篇》比兴为多,唐人犹得其意。同一咏蝉,虞世南‘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是清华人语;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比兴不同如此。”能把此三人的咏蝉诗相提并论,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此诗的强大影响力。史料显示虞世南“集三十卷,今编诗一卷(全唐诗上卷第三十六)”。

图片 3

此外,虞世南还是一个大书法家和不错的文史专家,他的书法遒劲有力、刚柔并济,有历史研究者认为“他与当时的欧阳询、褚遂良、薛稷合称唐初四大书法家,而虞世南又是四人中最优者。”据说同是诗人和书法家的李世民学书法时就以其为师,以至于他死后李世民悲痛欲绝,认为再也没人能够和他讨论书法了,也印证了虞世南书法的段位之高。而他所编修的《北堂书钞》是中国现存的最早类书之一,可谓是博学多才。

admin 网站首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