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期佛寺建筑有新发展。但经过唐武宗和周世宗两次“灭法”和后代的毁损,除个别殿堂如五台南禅寺大殿、佛光寺大殿等外,没有成组群的完整寺院存留。从唐代道宣所撰《关中创立戒坛图经》、敦煌莫高窟唐代壁画中所绘带有理想化性质的佛寺图像,以及相关文献的描述,可知这一时期的佛寺建筑是在通用型即中国宫室型的基础上定型化并有所发展的。特点是:

年代:唐天佑四年;建筑类型:木构大殿;保护级别:1988三批国保

南禅寺大殿位于五台县西南阳白乡李家庄西侧的土岗上。南禅寺坐北朝南,大殿始建年代不详,重建于唐建中三年。平面近方形,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宽11.75米,深10米,为灰色筒板瓦单檐歇山式屋顶,屋面坡度极为平缓,四翼如飞。殿前有宽敞舒展的月台。建筑内部用两道通进深的梁架,无内柱,室内无天花吊顶,属于木构架中的厅堂型构架。图片 1南禅寺大殿
殿内尚存彩塑十七尊唐代彩塑。塑像面形丰润,神态自若,服饰简洁,衣纹流畅,为唐代塑像中的佳品。佛坛正中的佛祖释迦牟尼像高四米,在佛殿中异常崇高伟岸。殿宇内宗教气氛浓厚。图片 2南禅寺大殿唐代塑像
寺内大殿西缝平梁下,保存有唐人墨书题字:“因旧名旹大唐建中三年岁次壬戌月居戊申丙寅朔庚午日癸未时重修殿法显等谨志”,是寺宇殿堂重建年代之证,较佛光寺东大殿早七十五年,是中国现存最早的木构建筑。唐武宗会昌五年
灭法,中国佛寺大都毁坏,而南禅寺由于规模较小,处地偏僻,且州府县志和佛教经籍上均无记载,幸免于难,留存至今。后经宋、元、明、清各代,虽曾有过一些维修和装绘,两厢配殿和山门均经重葺,但唐代大殿的规制结构和殿内唐代塑像的体貌都依旧保存了下来。图片 3南禅寺大殿木架构造图
南禅寺大殿的单檐歇山顶,面阔三间的规模,比唐代专门用于规定居室建筑物等级的《营缮令》中规定的五品官阶的等级还要低,可以说,南禅寺只是一座乡间小村的佛堂,但人们仍可以从中感受到大唐建筑的艺术性格。殿内通梁净跨八米有余,贯穿大殿南北,有力了撑起了殿内的空间,其上舒缓的屋顶,雄大疏朗的斗拱,简洁明朗的构图,体现出唐代建筑雍容大度,气度不凡,健康而爽朗的格调;同时,还可以从南禅寺的大殿看到中唐时期木结构梁架已经有用“材”作为木构用料标准的现象,说明我国唐代建筑技术已有很高水平。参考文献:
中国建筑艺术全集编辑委员会 编:《中国建筑艺术全集12
佛教建筑》,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0年12月。
刘敦桢主编:《中国古代建筑史》,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4年6月第二版。
傅熹年著:《中国科学技术史 建筑卷》,科学出版社,2008年10月。

一、主体建筑居中,有明显的纵中轴线。由三门(象征“三解脱”,亦称山门)开始,纵列几重殿阁。中间以回廊联成几进院落。

图片 4

二、在主体建筑两侧,仿宫廷第宅廊院式布局,排列若干小院落,各有特殊用途,如净土院、经院、库院等。如,著名的长安章敬寺有四十八院、五台山大华严寺有十五院。各院间亦由回廊联结。主体与附属建筑的回廊常绘壁画,成为画廊。

部分图文原作者:春日迟迟,采蘩祁祁

三、塔的位置由全寺中心逐渐变为独立。大殿前则常用点缀式的左右并立不太大的常为实心的双塔,或于殿前、殿后、中轴线外置塔院。僧人墓塔常于寺外别立塔林。这些都与当时佛教界渐趋教理经义的研究而不重视拜塔与绕塔经行有关。

天台庵,位于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城东北25公里处平右县北耽车乡王曲村的坛形孤山上,始建于唐末天佑四年,是目前仅存的四座唐代木结构的古建筑之一,1988年被列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四、此外石窟寺窟檐大量出现,且由石质仿木转向真正的木结构。供大佛的穹窿顶,以及覆斗式顶,背屏式安置等大量出现,这些都表现了中国石窟更加民族化的过程。

天台庵是佛教“天台宗”的庵院。天台庵东傍山谷、西临漳水,坐北向南,庵院的规模较小,占地970平方米,建筑面积90多平方米。院东矗立一唐碑,字迹风化不清。

五、唐代寺院俗讲、说因缘带有民俗文化娱乐性质,佛寺中并出现戏场,更加具有公共文化性质。

佛殿建在1米高的石台基上,广深各3间,面阔7.15米,进深7.12米,屋坡举折平缓,出檐深广,其翼角下四根粗大的擎檐柱均为后世所加。单檐简板布瓦,琉璃脊兽歇山顶。佛殿檐下四周设台明,正面明间台明下安装踏垛,殿身四周为圆形木柱,柱间施阑额,柱础为常见的覆盆式,柱头形卷舌较缓,柱上安有斗拱,承托屋檐,正侧两面明间较大,次间仅为明间的一半。殿内没有一根柱子,结构简练,相交严实,没有繁杂装饰之感,而且使殿内的空间更显得空阔,充分体现了唐代建筑的特点。

六、寺院经济大发展,生活区扩展,不但有供僧徒生活的僧舍、斋堂、库、厨等,有的大型佛寺还有磨坊、菜园。许多佛寺出租房屋供俗人居住,带有客馆性质。

图片 5

唐长安大兴善寺复原鸟瞰图

佛殿檐下四周设台明,正面明间台明下安装踏跺,殿身四周为圆形木柱,柱间施阑额,不用普拍枋。殿身各柱柱头卷杀平缓优美,柱上施斗口跳斗拱,均用足材拱,跳头上施替木承托撩檐槫。壁内施两道单材柱头方,方间用小斗承托。柱头方表面柱头部位刻出泥道重拱,各面柱头铺作之慢拱拱身甚长,形制古朴。正立面明间正中施补间铺作一朵,亦为斗口跳,但用单材。山面及北立面明间无斗口跳,仅于上层柱头方上隐刻一斗三升斗拱。转角铺作45°斜向出跳用足材拱,正方向上的出跳均用单材。

唐代壁画中的五台山佛光寺院落

图片 6

在敦煌石窟中保存的大量唐代佛教寺院壁画多是反映西方极乐净土辉煌、欢快的景象。这些壁画虽然只表现了佛寺中主要部分的,但已显示出大唐佛寺的组群布置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整体形象宏大开朗,单体形式多姿多彩,用色丰富但不俗艳。当它们呈现在你眼前时,仿佛你的精神也随之升腾,同众飞天一道融进色彩的漩涡,直上极乐世界,沐浴在佛光之下。这种格调欢乐而华丽的佛寺,无处不洋溢着唐人对现实、人生的积极肯定和健康向上的精神。

图片中含《天合庵》文字者均引自:原晋蜀的博客

敦煌壁画中的唐代佛寺院落 盛唐第48窟南壁弥勒经变

图片 7

敦煌第72窟北壁 观无量寿经变 敦煌第72窟南壁 观无量寿经变 敦煌第27窟
观无量寿经变
非常遗憾的是,壁画中瑰丽的唐代寺院在华夏大地上没有任何遗存。日本现存的平等院凤凰堂,建于05年,其形制尚保留敦煌壁画中唐佛寺之韵味。凤凰堂设计构思仿造极乐世界的净土,形式和色彩力求辉煌欢快。其平面摹似凤凰飞翔之状因之得名。正殿为凤身,左右廊为风翅,后廊是凤尾,平面富于变化和动感。正殿屋顶为重檐歇山顶,两翼檐下加装饰性平坐,转角部分升高作攒尖顶。正殿屋顶正脊两端各置一铜凤,门上和檐下缀各种铜饰,殿内有精美的绘画和雕刻,还用金箔、珠玉、金属透雕等多种工艺手段作装饰。当时贵族向往佛教中西方净土极乐世界,故而这种华丽的唐式佛寺建筑得到了发展。
净土宗佛寺实物――日本 平等院凤凰堂
凤凰堂虽然精制有余,但似乎缺少些正宗唐代建筑的豪劲感。可喜的是,几年前我国和日本在香港合作兴建了一座仿唐佛寺“志莲净苑”,其设计取自莫高窟72窟北壁”观无量寿经变”中的佛寺格局――疏朗大气,俊美平和的唐式寺院在000多年后终于重现神州!

图片 8

仿唐佛寺――香港志莲净苑

殿内四椽檐栿通搭用两柱,四椽栿上以蜀柱、交栿枓托平梁和平槫,大角梁后尾与蜀柱相交,丁桴后尾则是在蜀柱下方插入四椽栿,平梁不出枓口,两侧施托脚,平梁之上驼峰、蜀柱、叉手、大枓、捧节令栱托脊槫。无歇山缝梁架,山面檐椽置于平梁之上。现存的几根直于四椽栿下之柱均为后世所补加。明间前后檐平槫下施襻间。平梁上施驼峰+蜀柱承托横拱,拱上施替木承托脊槫。山面斗拱柱头铺作里转出一跳华拱承托箚牵。角部用45°递角梁。殿内梁架及斗拱上保留有简单的清式彩绘,山花壁内尚有部分清代壁画残迹。

志莲净苑天王殿

图片 9

唐长安大兴善寺复原细部

图片 10

殿堂

天台庵后世添加不少支撑构件,基本都能够被明显区分,不同年代,都在这老庙之上,留下自己的印记,这大概就是所谓历史的书写。(春日迟迟,采蘩祁祁)

唐建筑单体内质外美,非常强调整体的和谐与真实,造型浑厚质朴,多采用凹曲屋面,屋角起翘十分柔和大度,重视本色美,气度恢宏从容,内部空间组合变化适度,可以“雄浑壮丽”四字来概括,具有可贵的独创精神,堪称中国建筑艺术的发展高峰!

图片 11

西安青龙寺空海纪念堂 (初唐风格,补间用人字拱,为现代复原建筑)
青龙寺空海纪念堂立面图
此时期建筑歇山顶延续了南北朝的“两段式”形制,但曲线变得更加柔和,同时又不乏力量感
青龙寺空海纪念堂剖面图
侧立面饱满、稳重,层次丰富;斜撑和人字拱尽显结构之美
唐画《仙山楼阁图》中的楼阁建筑

图片 12

南禅寺大殿

图片 13

南禅寺大殿是我国现存最早的木结构建筑,位于五台县东冶镇李家庄旁。该寺创建于唐德宗建中三年,主殿面阔进深各三间,平面近正方形,单檐歇山顶,屋顶鸱尾秀拔,举折平缓,出檐深远,明间装板门,次间装直棂窗,转角处额不出头,阑额上不施普拍枋,斗为五铺作双抄单拱偷心造,用材颇大,唐代作风明显。此殿体量虽小,但让人感到内力深蕴;好似一名昂首挺立的战士,蓄势待发,充满自信与力量!

唐代木构简练素朴大气

南禅寺大殿 南禅寺大殿复原立面图

图片 14

佛光寺创建于北魏孝文帝时。隋唐时期,佛光寺寺名屡见于各种传记,按五代时记载,寺内曾有三层七间高九丈五尺的弥勒大阁,依地势推测,阁可能建于现在的第二层平台上,为全寺主体,当时与东大殿并存,极为兴盛。从寺内遗迹看,宋、金、元、明、清各代也都有修建。现存寺内的唐代木构、泥塑、壁画、墨迹,寺内外的魏唐墓塔、石雕交相辉映,是我国历史文物中的瑰宝。东大殿是该寺的主殿,位于最上一层院落,在所有建筑中位置最高,大有俯瞰全寺,压倒一切的气派。

翼角兽

佛光寺东大殿

子角梁、斜脊,参见下图

大殿面阔七间,进深四间,单檐庑殿顶,总面积677平方米。正殿外表朴素,柱、额、斗拱、门窗、墙壁,全用土红涂刷,未施彩绘。佛殿正面中五间装板门,两尽间则装直棂窗。大殿出檐深远,殿顶用板瓦铺设,脊瓦条垒砌,正脊两端,饰以琉璃鸱吻。二吻虽为元代补配,但高大雄健,仍沿用唐代形制。檐柱头微侧向内,角柱增高,因而侧脚和生起都很显著。殿的平面由檐柱一周及内柱一周合成,分为内外两槽。外槽檐柱与内柱当中,深一间,好象一圈回廊;内槽深两间广五间的面积内别无立柱,内槽大梁,是前内柱间的联络材。殿的梁架,分为明和草两大类,明在天花板以下,草不用斧斤加工,在天花板以上。天花板都作极小的方格,与日本天平时代的遗构相同,这也是大殿为唐建的例证。平梁上面用大叉手而不用侏儒柱,两叉手相交的顶点与令拱相交,令拱承托替木与脊搏,是唐时期建筑固有之规定。柱头卷杀作覆盆样,前檐诸柱的基础上均有覆盆,以宝装莲花为装饰,每瓣中间起脊,脊两侧突起椭圆形泡,瓣尖卷起作如意头,为唐代最通常的作风。总之,东大殿的表现了结构与艺术的高度统一,具有我国唐代木构建筑的明显特点,它虽然比南禅寺正殿晚七十五年,但规模远胜于彼,且在后世修葺中改动极少,所以国内一般都将东大殿作为仿唐建筑的范例。

图片 15

佛光寺东大殿立面图

图片 16

奈良唐招提寺

部分角椽尚有残缺的龙头

奈良唐招提寺是著名的鉴真大和尚东渡日本后,759年圣武天皇为其敕建。现存金堂是鉴真去世后弟子如宝建立的,它气势雄伟,仍保存盛唐风貌,即日本天平时代的建筑特点,和稍晚的中国佛光寺大殿非常相似:同为面阔七间,进深四间,单檐庑殿顶,只是其占去一间做前廊,故室内空间显得局促;此外,其屋顶为近代改建,比原有的唐式屋顶陡峻;它的斗拱结构、墙壁处理及其它也与佛光寺东大殿有所不同。

图片 17

唐招提寺金堂

唐朝风格的吻兽

963年为纪念鉴真大师圆寂200周年,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在扬州大明寺仿照唐招提寺金堂设计建造了鉴真纪念堂。纪念堂面阔五间,进深三间,梭形立柱,柱头施斗拱,单檐庑殿顶,正脊两端饰以鸱尾。堂内有方井仿唐彩绘天花,正中供鉴真大师像。

屋顶施灰筒瓦及硕大的琉璃鸱吻。此殿的琉璃脊饰当为金代所改,但仍保留古风。
参见下图:

鉴真纪念堂

图片 18

河北正定开元寺钟楼为砖木结构的二层楼阁式建筑,平面呈正方形。面阔、进深各三间,建筑面积35平方米。单檐歇山顶,上布青瓦,通高4米。其大木结构、柱网、斗拱都展示了唐代风格。

图片 19

开元寺钟楼

宝刹莲花

五龙庙正殿为唐大和五年建造,面阔五间,进深三间,四架椽,单檐歇山顶,柱头斗拱为五铺双抄偷心造,拱瓣棱角显明,内部搁架铺作斗拱硕大,叉手长壮,侏儒柱细短,构成极平缓的厦坡,只有五台山南禅寺可相比拟。殿内无柱,梁架全部露明。

图片 20

整个建筑结构简练,古朴雄浑,虽然瓦件和墙壁为后世改造,并缺乏修缮,但毅然无法掩盖大唐建筑的风骨。

正立面明间正中施补间铺作一朵,为斗口跳,用单材。

五龙庙正殿

图片 21

河北正定文庙大成殿面宽五间,进深三间,面积650平方米。单檐歇山顶,坡度平缓,柱子卷刹明显,柱头不施普柏枋,仅用栏额。柱头斗拱奇大,补间铺作无华拱,只有柱头枋,上面刻影拱。梁架由驼峰及斜柱构成。933年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考察文庙大成殿后认为此殿为唐末至五代的遗物,并说“建筑构架如此的简洁了当,如此的合理化真是少见”。

柱头铺作用足材拱,跳头上施替木承托撩檐槫。柱头部位刻出泥道重拱。

正定县文庙大成殿

图片 22

山西平顺的大云院建于后晋天福三年,原名仙岩院,宋改今名。院内的大佛殿系初建时遗构。大殿面阔、进深各3间,单檐歇山顶,配琉璃鸱吻。

转角铺作斜向出跳用足材拱,正方向上的出跳均用单材。柱头明显卷杀,平缓优美。

大云院大佛殿

图片 23

山西平遥镇国寺建于北汉天会七年,系皇家敕建。布局严谨,其万佛殿为五代遗物。万佛殿面阔三间,进深三间,单檐歇山顶,梁架施六椽伏两层,上设四椽伏和平梁,四椽伏对后乳伏,通檐用三柱,柱头斗拱与明次问补间斗拱为五铺作双抄,转角斗拱出斜拱斜昂,圆柱方额,出檐深远,斗拱总高超过柱高的三分之二,形制古朴,手法规整。

清晰可见生头木将檐角缓缓抬起。

万佛殿整体梁架结构严密,用材规格,符合力学原理,工艺精湛,作工精细,000多年来岿然如故。

图片 24

镇国寺万佛殿

殿身结构为四架椽屋,通檐用二柱。现存的几根直抵于四椽栿下之柱均为后世所补加,平梁随弯就势。

福州华林寺大殿建于北宋乾德二年,为寺内仅存宋代遗构。958年文物普查发现,一度定为南宋建筑,其后几经考察,确认其风格型制颇具隋唐遗风,建造年代不会晚于五代末北宋初。这与宋代《三山志》等史书记载,吴越国占福州时郡守于钱氏十八年拆除五代闽国宫殿等建筑用于修建华林寺等佛庙相吻合。故笔者认为此殿建造年代虽为宋,但更能反映五代建筑的特征。

图片 25

华林寺大殿

柱间施阑额,不用普拍枋。柱上施斗口跳斗拱,均用足材拱。柱头方上隐刻一斗三升斗拱。慢栱栱身甚长,形制古朴,无繁杂之感。梁架及斗栱上保留有简单的清式彩绘。

大殿坐北朝南,高2.8米,面阔三间,进深四间,殿的前部设了一个敞廊,平面略呈方形,单檐歇山顶,八架椽屋前后乳对四椽用四柱。外檐铺作为七铺作双抄三下昂重拱造,柱头及补间铺作均为七铺作双抄双下昂重拱偷心造,斗底作皿板形,用材硕大。除转角铺作出跳用足材外,其余均用单材。梁、、前檐阑额均为月梁造,以粗大的原木制成,断面近圆形,额上不施普柏枋,前檐补间铺作栌斗直接坐于阑额上。

图片 26

华林寺大殿立面图

栱上施替木承托脊槫。

大殿中的8根木柱皆为梭柱,檐柱比例肥短,柱高尚不足柱径的8倍,而且沿用更古老建筑中的柱式,中径大,底径和上径小的两头卷杀的做法。此种形式曾在南北朝盛行,隋唐之后在国内极为少见。不对称曲线形成自由流畅轮廓的云形驼峰在梁上的运用,动态盎然。昂嘴曲线砍作三段,沿曲线轮廓微刻线脚一道,活泼自然。装饰构件与浅雕团窠及彩绘的巧妙结合,线条简洁粗犷,皆具有独特风格,为国内罕见。大殿,材等级高――三间殿所用斗拱断面高度在30至34厘米不等、特殊的达37厘米,实测足材高47厘米,标准足材高45厘米;构件尺度大――前檐柱与内柱径64-67.5厘米,柱头栌斗68厘米见方,脊檩和月梁的直径均在50厘米左右,外檐转角铺作昂身长达8米多,云形驼峰长者近3米、高在米左右;结构灵活多变――如山面中平檩缝出际梁架,与山面中柱铺里转,处理的大胆巧妙,大量运用插拱和云朵状驼峰等。

图片 27

大殿保留早期手法多拱头卷杀无瓣,皿斗的应用,梭柱卷杀,形式多样的驼峰造型等等,皆为宋代木构少见,有的可上溯至隋唐、六朝,或在相当于隋唐时代的日本早期建筑中找到先例,有的已不见于北方唐代建筑遗构中,可为国内少有。华林寺大殿系江南最古老的木构建筑,其建造手法在中国唐宋木构建筑中独具一格,对日本镰仓时期的“大佛样”、“天竺样”建筑有很大影响。

平梁上施驼峰加蜀柱承托横栱。大约后世加固了水泥实体,增强屋脊的稳定性。

下篇:

图片 28

四椽栿下之柱,下有柱础,上施替木,与其它柱明显不同。

图片 29

灰瓦布顶

图片 30

滴水

图片 31

天台庵的外形和内部结构与五台山南禅寺对比:

图片 32

中国仅存的四座唐代建筑都在山西:五台佛光寺东大殿、五台南禅寺大殿、平顺天台庵大殿、芮城广仁庙正殿,而同时期的木构建筑遗存在整个亚洲区域仅日本尚存几处,而且均为仿唐建筑。

admin 网站首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