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从四德、《女戒》等传统儒家礼教的束缚下,中国古代女性过着极为压抑的生活。大部分女性都围绕着家里的男人生活,根本没有活出自己的人生。甚至许多女子因为礼教的束缚,不能追求自己的幸福,她们生活在男权社会的阴影之下,活的卑微而低贱。但是还是有一部分人,冲破了封建性别的束缚,向社会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东晋谢道韫和宋末的黄媛介,都在此列。

黄媛介是生活在明末清初时代的著名才女,出生于儒士之家,因其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固有“林下之风者”的雅称。所谓“林下之风者”,大抵指的有如东晋才女谢道韫那般,既有敏捷的才思,又冲破了世俗性别的束缚,如男人般将自己的诉求夹杂在作品中,具有高傲的品节与悠然清雅的气质。

黄媛介是才情颇高的才女,无需质疑。她从小生活在书香世家,受到了良好的文学教养,且对诗画方面很有灵性,受到父亲的重视和赞誉。她在战乱之时,留下了许多诗词,将谢道韫的“林下风”做出了衍生,显现出创作“所纪述多流离悲戚之辞”与“衣食取资于翰墨”的鲜活新因素,意义重大,影响绵远。

黄媛介,字皆令,出生于江甫嘉兴书香世家,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文学教养。黄家在江南,是书香世家,家里世代诗书相传,虽非大户,也算得上中等殷实人家。黄媛介小的时候就聪慧异常,跟随自己的父母读书写字,在吟诗作画方面极有灵性,因而得到父亲的黄云生器重,悉心调教。十三四岁的时候,黄媛介的才女之名已经响彻嘉兴一带,当时嘉兴人都说:“黄家有女,冰雪聪明。”

黄媛介一生,在忙于生活奔波的同时,训练了自己的绘画技艺。在游历山水之间时,获得灵光,著有许多让人为之慨叹的诗词。时人在质疑她的同时,也有人将她的作品制作成集,对其的才华给予肯定。钱谦益有《黄皆令新诗序略》、《士女黄皆令集序》,毛奇龄有《黄皆令越游草题词》,熊文举有《黄皆令越游草序》,施闰章为黄媛介作《黄氏皆令小传》。

家庭的教育与父母的重视,让黄媛介具备了才女的品质才情,冲破礼教的束缚,拥有“林下之风者”的赞叹,却是因为她后来的经历。值得一提的是,黄媛介打破世俗性别的束缚是被迫的,而不是自己主动的,因此黄媛介在思想上影响极大。

黄媛介是个坚贞清白之人。在明末战乱之时,她坚贞的终于自己的婚约。在黄媛介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就给她与自己同窗好友的儿子杨世功定了亲。两家相隔不远,来往甚密,黄媛介因之与杨世功青梅竹马的长大。若是没有意外,到了成亲的年纪,她会嫁给杨世功,过着安然平淡的生活。但偏偏她的生活就发生了意外,明末战乱纷纷,内外动乱不止。各地纷纷不满于明朝的统治,揭竿起义。被战乱波及的江南一带,百姓的生活发生了巨变。黄家还好,在转而做起小生意之后,尚能糊口。杨家就比较惨了,一日三餐都已经成了问题。黄媛介到了成亲的年龄,但是杨家却无钱成亲,杨世功因此也羞愧而走。见杨家迟迟都不来迎娶自己的女儿,黄父便想着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另择良婿。这个决定,遭到了黄媛介的坚决反对,黄媛介声称“好马不配二鞍,好女不侍二夫”。正是因为黄媛介的坚持,让杨世功认识到了自己的懦弱,最终两人结成良缘。

明末清初,国家动荡,朝代更迭,中华大地上战乱不休,世世代代生活在这儿的百姓,遭受着战乱的祸害。国破家亡,颠沛流离,多少个家庭在烽火硝烟的侵蚀之下败落。黄媛介的家庭,便是其中一个。

黄媛介封建时代,极少冲破礼教束缚的女子。她是一个如谢道韫一般,冲破封建世俗性别束缚的才女,是其“林下风”的继承者。在战乱烽火越演越烈的时候,日子越发难过。杨世功原先做的小生意,无以为继。这个时候黄媛介不顾世俗看法,不顾女子不得抛头露面的思想,毅然决然在尚且繁华的秦淮河畔摆起了绘画摊子。凭借自己的绘画技艺,勉力支撑起了一家的生活。《黄氏皆令小传》自叙:“天既俭我乾灵,不甘顽质,藉此班管,用写幽怀。倘付诸囊鼠与腐草,流电一瞬消沉,实为恨恨。”不以生计困窘为恨,而以创作不能流传世间为憾,这是林下风致的襟怀与气质。

黄家虽然是书香世家,在江南一带颇有名声,但当时外有满清铁骑叩门,内有起义军肆虐,对黄家的打击不可谓不大。北有高迎祥、李自成,南有张献忠,势力迅速发展,天下大乱。“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在此时有了最鲜明的体现,朝廷迫切需要的是良将,而不是治世的文人。科举取仕之路断绝,生活本来就极为艰辛的人们,自然不再费尽心思的将自己的孩子送去读书。在这一系列变化之下,以开馆授课为生的黄家,日子日渐紧迫。为了谋条活路,黄媛介的姐姐媛贞嫁给了贵阳太守朱茂时作偏房,哥哥鼎平则放弃了学业,转而做起了小买卖,黄家的生活勉强支撑下来。

黄媛介是冲破世俗的少数女子之一,但是她仍然具有一些封建局限性。黄媛介最终选择了无视礼教,是被生活所迫,是被动的。《黄氏皆令小传》记:“妾闻妇人之道,出必蔽面,言不出捆。得稍给粥,完稚弱婚嫁,吾守数椽没齿矣!”

黄媛介的父亲在她十岁的时候,就给她定了一门亲事,男方是黄云生同窗好友的儿子杨世功。战乱袭来,杨家的日子比之黄家还要不如,一日三餐都成难事。偏偏黄媛介已经到了出嫁的年龄,黄家几番催促,杨家都未上门娶亲。而准新郎杨世功,甚至因为无颜见黄媛介,躲避在外。

黄媛介诗词

黄家见杨家这番情景,便想着给自己的闺女换门亲事。但是黄媛介与杨世功青梅竹马的长大,感情很好,听到家里这个决定,黄媛介坚决反对,忠于自己的感情,对自己的父亲说:“良驹不配双鞍,好女不事二姓!”在外的杨世功听到这个消息,极为羞愧,只觉一个一弱女子都如此坚贞,自己堂堂男儿却躲避在外,实在有愧于自己的未婚妻,于是收拾行囊回了家。

《临江仙·秋日》

黄媛介与杨世功的婚姻终于得到了结果,虽然没有丰厚的聘礼和嫁妆,也没有热闹红火的婚礼,但黄媛介还是很开心。

庭竹萧萧常对影,卷帘幽草初分。

杨家虽然家贫,黄媛介嫁过去后生活清苦,但是夫妻两人感情深厚,杨世功放下了读书人的面子,以贩卖畚箕聊以为生,日子倒也过得怡然自乐。偏偏战乱绵延不绝,百姓的生活越来越艰难,买杨世功簸箕的人越来越少,最终连生意都做不下去了,全家人又失去了生活的来源。

罗衣香褪懒重熏。有愁憎语燕,无事数归云。

在这种情况下,黄媛介站了出来,她用自己的绘画技艺,来到尚且繁华的西子湖畔谋生。她现场作画,看热闹的人很多,但真正买的人却很少。在勉强够两人生活下,只能节省一些捎给嘉兴的公婆。

9159金沙游戏场,秋雨欲来风未起,芭蕉深掩重门。

为了生存,黄媛介选择了抛头露面,因而在当时受到许多人的谴责和质疑,甚至有人将其比作歌妓一类,认为她不守妇道。面对各方的质疑,黄媛介只淡笑而过,认为自己凭本事吃饭,不碍他人。在这种平淡悠远的氛围中流逝,既无大喜,也少大悲,黄媛介陪伴着山水诗画,终了一生。

海棠无语伴消魂。碧山生远梦,新水涨平村。

《湖中秋日》

忧危只有客心微,赢得湖光蔽竹扉。

囊有千诗聊寄赏,家无四壁亦怀归。

青山断处饶红叶,黄菊开时少白衣。

近水阴晴容易变,忽惊风雨打窗飞。

《秋江晚泊和豫章李夫人韵》

石尤风急泊沙湾,日落寒江鸥鹭。

秋水空明千里月,荒烟暝锁万重山。

樵歌野唱犹行路,僧寺残钟独掩关。

潦倒篷窗愁客梦,漫披诗史手重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