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凤山胆子小在黑龙江是有名的。很多被采访者向记者多次提及一件事。1996年亚冬会在哈尔滨举行,在开幕式上,当时中央的主要领导人到场,田凤山主持开幕式讲话,他第一次在这样大型的场合讲话,很紧张,拿着讲话稿直哆嗦。这一传说记者从哈尔滨市纪委的一位干部那里得到了确证。他说,当时他就站在田凤山的后面,确实看到田在讲话时腿都在哆嗦,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造城书记”盖如垠落马 传其子涉案

摘要:
黑龙江省人大原副主任盖如垠被查,历经多次官场地震“盖不倒”,主政哈尔滨时造城获“老盖”绰号。盖如垠
资料图黑龙江省人大原副主任盖如垠被查,历经多次官场地震“盖不倒”,主政哈尔滨时造城获“老盖”绰号。盖如垠在大庆的老搭档、黑龙江省委常委韩学键于2014年底落马后,黑龙江官场关于“造城书记”盖如垠将落马的传言,就愈演愈烈。12月8日,传言坐实,历经多次官场地震、被称为“盖不倒”的盖如垠,在黑龙江省人大副主任的高位上,被中纪委通报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而盖如垠之所以被称为“造城书记”,是因其在哈尔滨市委书记任上,试图让哈尔滨“三年能见亮、五年大变样”,强势主导了一批基建项目和民生保障项目,绰号由此传开。哈尔滨一位退休副厅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随着巡视的深入,盖如垠之子插手工程建设、利用其父职权牟利的情况渐次浮出水面。“盖如垠是成也造城,败也造城”,他评价说。“盖不倒”传奇盖如垠仕途起步于辽宁,从车间工人一路升至沈阳副市长。1998年12月,沈阳副市长盖如垠转任哈尔滨副市长,由此进入黑龙江官场。在哈尔滨任职不满4年,他调任石油城大庆,一路升任黑龙江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2008年年初,盖如垠从大庆重返哈尔滨,任黑龙江副省长、党组副书记,2009年8月调任哈尔滨市委书记。在盖如垠的升迁之路上,其多位上下级同事落马被查,其中包括沈阳原市长慕绥新、原常务副市长马向东,也包括黑龙江原省委副书记韩桂芝和调任京城的原省长田凤山,近一年内落马的苏树林、韩学键,也与盖如垠交集颇多。盖如垠也因此成就官场“盖不倒”的传奇。黑龙江一名退休官员称,盖如垠在大庆期间行事颇为强势,曾力推大庆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主导大庆市内道路建设,“当时推得很急很快,引起一些矛盾,省里都有人知道了。”他说,一次盖如垠到哈尔滨参加黑龙江省两会,在会场餐厅听到有人议论他在大庆推行的建设工程被反映到省里,“盖如垠停住了,说等工程做完了就没人敢多嘴了,现在说啥我都不会停工。”“官场强人”在调任哈尔滨市委书记后,盖如垠延续了以往的强势风格。“他上任第一把火,就是要求公务员加班。”哈尔滨一名副厅级退休官员回忆,盖如垠就职不久,即接到群众频繁投诉政府职能部门办事效率低下、有些单位上班时间找不到负责人等问题。盖如垠很不满意,要求公务员实行5+2、白加黑,所有部门必须保证随时开工,所有岗位负责人要随叫随到。哈尔滨市委一位在职干部认为,“5+,白加黑”实行初期,一些部门的行政效率确实有明显的改善,“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谁能受得了连续高强度的工作?”哈尔滨宣传系统一位干部介绍,盖如垠上任后主导了一大批基建和民生工程。为了配合工程进展,盖如垠将宣传部门的工作任务量加码至翻倍。“人还是那么多人,事情多了一倍,经常到后半夜还在加班。”他说。盖如垠的强势规定“近似无情”,其被同僚称为“官场强人”,意指其态度强势。对此,并非没有干部提出异议。哈尔滨市委一名干部称,2010年的一次高规格会议上,有人委婉地提出基层工作压力大,希望每周至少安排半天的固定休息时间,“老盖瞥了他一眼,说你如果代表你单位提意见,你去走组织程序,如果你代表你个人,我现在就允许你回家抱孩子去,这名干部就不敢接话了。”人称“老盖”盖如垠的强势,不仅存在于政府部门的管理上,也体现在他主导的哈尔滨旧城改造上。公开资料显示,盖如垠为哈尔滨提出南拓、北进、中兴、强县的城市建设思路。前述哈尔滨退休副厅干部介绍,在这一发展思路下,从2010年年初开始,哈尔滨市集中建设桥梁工程、高速公路、市区道路拓宽及新建、棚户区改造、保障房建设等工程。与其他同级城市相比,哈尔滨的棚户区面积确实较大。2008年盖如垠从大庆乘车前往省里任职时,看到哈尔滨市容欠佳,就很不满意。一名陪同赴任的干部回忆,当时中心城区都是成排的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旧房,街道上垃圾随处可见,盖如垠当时就说“怎么跟十年前还一个样,不好好整整肯定不行了”。他认为,这或许是盖如垠在哈尔滨市委书记任上,推进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工程的原因之一。2010年,盖如垠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我们有充分的信心使哈尔滨这个城市三年能见亮、五年大变样。”有干部回忆,就在2010年上半年,哈尔滨市区内道路开工率超过30%,“其实当时市领导层内部也有过争论,这么多不同种类的工程集中开工,短期内的资金、交通、安置工作压力都很大,有人倾向分阶段分类型开工,但是没敢提。”因为盖如垠的主政,哈尔滨留给当地民众的记忆“总是到处修桥盖房”,盖如垠也被称为“造城书记”或“老盖”。“盖不倒”倒了2012年1月,盖如垠不再任哈尔滨市委书记。但盖如垠在哈尔滨市委书记任上主导的工程引起的主要矛盾,是拆迁征地过程中与失地农民产生的纠纷。因失地纠纷,当地村民曾在中央第八巡视组巡视黑龙江时,数次到驻地实名举报盖如垠,称低价征地、纠纷冲突均与盖如垠有关。中央第八巡视组给黑龙江的巡视反馈中,提及有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工程建设等市场经济活动、一些领导干部存在配偶子女经商办企业问题。哈尔滨政商两界多个消息源透露,此次巡视使得盖如垠违纪的线索进入相关部门视野,盖如垠之子盖阔涉嫌插手工程项目的情况也渐次浮出水面。盖阔的生意伙伴张海(化名)介绍,盖阔原名盖宝华(音),屡获升迁的盖如垠认为这个名字不好,遂将其名改为盖阔。张海说,在哈尔滨商场,盖阔人称“宝哥”、“少爷”,但因经商手段多为虎口夺食,他的人缘不怎么好。张海透露盖阔通过其大学同学代持,在哈尔滨经营了一些公司,涉及清雪、道路工程、政府礼品采购、高档红酒等领域。此外,盖阔还参与了哈尔滨北郊一个能源项目。哈尔滨政商两界消息源透露,盖阔挂职于哈尔滨市建委,盖如垠被带走后不久,盖阔也被办案人员带走。哈尔滨建委宣传部部长郭阎梅未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目前尚无权威消息证明盖阔涉案。2015年12月14日,中央决定免去盖如垠领导职务,已在按程序办理。4天之后,盖辞去黑龙江省十二届人大代表的代表职务。而盖如垠“盖不倒”的传说,也到此为止。

一贯以谨小慎微著称于黑龙江的田凤山,怎么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黑龙江省肇源县,田凤山的老家,那是一个与哈尔滨一衣带水的农业县,是上游嫩江、第二松花江两条东北主要江河的汇合地,松花江主干道由此形成。肇源的上游,便是老工业基地齐齐哈尔;下游是黑龙江省著名的石油城大庆、粮食主产区绥化和省会城市哈尔滨。田凤山就从这里走了出去,从一名小学教员,一步步升迁,成为了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并最终成为掌管中国最大一块国有资源的国土资源部部长,成为中国“内阁”成员中的重要人物。

黑龙江省人大原副主任盖如垠被查,历经多次官场地震“盖不倒”,主政哈尔滨时造城获“老盖”绰号

一直以来,田凤山是肇源人的骄傲,并成为肇源人从政仕途上的典范,直到传来他被“双规”的消息。

图片 1

“没想到的事,他不像那种大贪官啊,他从我们肇源这个地方一步步爬起来,不容易。”肇源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惋惜和同情。

2015年1月,时任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的盖如垠,在哈尔滨组讨论会现场。12月8日,有官场“盖不倒”之称的盖如垠落马被查。图/CFP

更多的肇源人向记者表达了与这位出租车司机相似的情绪。在他们眼中,田凤山是有史以来肇源出去的最大的官,如今田凤山倒了,他们也觉得脸上无光。

盖如垠在大庆的老搭档、黑龙江省委常委韩学键于2014年底落马后,黑龙江官场关于“造城书记”盖如垠将落马的传言,就愈演愈烈。12月8日,传言坐实,历经多次官场地震、被称为“盖不倒”的盖如垠,在黑龙江省人大副主任的高位上,被中纪委通报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

然而,记者在肇源本地的网站上,看到一位肇源的网友这样感慨:“田凤山今天被双规了,说明他肯定有不为我们所知道的污点,我们一直被田凤山的表象所欺骗啊!”

而盖如垠之所以被称为“造城书记”,是因其在哈尔滨市委书记任上,试图让哈尔滨“三年能见亮、五年大变样”,强势主导了一批基建项目和民生保障项目,绰号由此传开。

谨小慎微的田凤山

哈尔滨一位退休副厅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随着巡视的深入,盖如垠之子插手工程建设、利用其父职权牟利的情况渐次浮出水面。“盖如垠是成也造城,败也造城”,他评价说。

1999年12月,59岁的田凤山从黑龙江省省长任上赴京,官至国土资源部党组书记,翌年3月两会后担任国土资源部部长,当时国务院在提请审议这一人事任命的议案中说,田凤山熟悉经济工作;1998年抗洪救灾中,深入第一线指挥抢险;他组织协调能力强,领导工作经验丰富,认真贯彻民主集中制原则,作风深入,是国土资源部部长的合适人选。

盖如垠仕途起步于辽宁,从车间工人一路升至沈阳副市长。

今年3月,田凤山连任国土资源部部长。但仅仅半年时间后,他的命运来了个180度的转折。10月14日,从香港传出消息,田凤山已经被“双规”;28日,新华社发布了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决定免去田凤山国土资源部部长职务的消息。

1998年12月,沈阳副市长盖如垠转任哈尔滨副市长,由此进入黑龙江官场。在哈尔滨任职不满4年,他调任石油城大庆,一路升任黑龙江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

田凤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2008年年初,盖如垠从大庆重返哈尔滨,任黑龙江副省长、党组副书记,2009年8月调任哈尔滨市委书记。

记者在哈尔滨采访期间,听到了一首流传在民间的关于田凤山的民谣:“农民子弟,偏想做官;人挺老实,能力一般;不偏不倚,外忠内奸;学历太浅,没有靠山;别人贪了,你也就贪;今天办你,一点不冤。”

在盖如垠的升迁之路上,其多位上下级同事落马被查,其中包括沈阳原市长慕绥新、原常务副市长马向东,也包括黑龙江原省委副书记韩桂芝和调任京城的原省长田凤山,近一年内落马的苏树林、韩学键,也与盖如垠交集颇多。盖如垠也因此成就官场“盖不倒”的传奇。

田凤山出身低微,很多黑龙江老百姓形容他是“土豹子”,不论官做到多大,都没脱离一个“土”字。土生土长于黑龙江,满嘴的东北土话,使得他有很多民间笑话。

黑龙江一名退休官员称,盖如垠在大庆期间行事颇为强势,曾力推大庆创建全国文明城市、主导大庆市内道路建设,“当时推得很急很快,引起一些矛盾,省里都有人知道了。”

据说,1987年,大兴安岭发生森林大火,田凤山到国务院去汇报火情,汇报时候他一着急,说了一句东北土话:整个啷都着了(“整个啷”就是全部的意思)。结果据说整个国务院忙了一天也没在地图上找到“整个啷”是哪个地方。

他说,一次盖如垠到哈尔滨参加黑龙江省两会,在会场餐厅听到有人议论他在大庆推行的建设工程被反映到省里,“盖如垠停住了,说等工程做完了就没人敢多嘴了,现在说啥我都不会停工。”

田凤山在黑龙江期间,在每个阶段的任上,都给政府官员和老百姓的感觉是做人老实谨慎,不显山不露水。曾经在田凤山身边工作过的某省政府干部告诉《商务周刊》,田凤山为人很谨慎,很平易近人,对上对下都很和蔼,做事很务实,从不锋芒毕露。

在调任哈尔滨市委书记后,盖如垠延续了以往的强势风格。

在他的记忆里,田很喜欢看书,周末很少休息,经常是在办公室里处理事务。在闲暇的时候,田还经常把他们这些下属叫到办公室,聊聊天,问寒问暖。在省政府大院里,大家都知道田凤山这个省长好相处,没有架子,见到谁都会打招呼。

“他上任第一把火,就是要求公务员加班。”哈尔滨一名副厅级退休官员回忆,盖如垠就职不久,即接到群众频繁投诉政府职能部门办事效率低下、有些单位上班时间找不到负责人等问题。盖如垠很不满意,要求公务员实行5+2、白加黑,所有部门必须保证随时开工,所有岗位负责人要随叫随到。

“我想都没想到田凤山会出事,他从一个农村教员走到今天,太不容易了,本来他都快退休享清福了,太可惜了。”在采访中,这位省政府干部多次表达他对田的惋惜。

哈尔滨市委一位在职干部认为,“5+2,白加黑”实行初期,一些部门的行政效率确实有明显的改善,“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谁能受得了连续高强度的工作?”

“田凤山谨慎低调的处事风格与其出身低微有很大关系,他从农村最底层起步,没有后台,完全靠自己打拼,在风云变幻的官场上,他不得不处处小心,这可能也就是他从一个土豹子到后来从政后平步青云的秘诀吧。”一位如今已经退休赋闲在家的老干部这样解释他的理解。

哈尔滨宣传系统一位干部介绍,盖如垠上任后主导了一大批基建和民生工程。为了配合工程进展,盖如垠将宣传部门的工作任务量加码至翻倍。“人还是那么多人,事情多了一倍,经常到后半夜还在加班。”他说。

在大多数人眼里,田凤山更像一个“老好人”,谁也不得罪。“所以,田凤山这次出事,我们都觉得很突然,虽然他在工作中没有什么能力,但也没想到他会出现多大的问题。”一位接触过田凤山的哈尔滨当地电视台的制片人认为,田凤山不具备那些“大贪”的胆子。

盖如垠的强势规定“近似无情”,其被同僚称为“官场强人”,意指其态度强势。

田凤山胆子小在黑龙江是有名的。很多被采访者向记者多次提及一件事。1996年亚冬会在哈尔滨举行,在开幕式上,当时中央的主要领导人到场,田凤山主持开幕式讲话,他第一次在这样大型的场合讲话,很紧张,拿着讲话稿直哆嗦。这一传说记者从哈尔滨市纪委的一位干部那里得到了确证。他说,当时他就站在田凤山的后面,确实看到田在讲话时腿都在哆嗦,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对此,并非没有干部提出异议。

从那以后,这件事就成了黑龙江人形容田凤山胆子小、拿不上台面的笑话。田凤山的亲属们

哈尔滨市委一名干部称,2010年的一次高规格会议上,有人委婉地提出基层工作压力大,希望每周至少安排半天的固定休息时间,“老盖瞥了他一眼,说你如果代表你单位提意见,你去走组织程序,如果你代表你个人,我现在就允许你回家抱孩子去,这名干部就不敢接话了。”

在田凤山被“双规”后,很多传说也自然而然牵涉到了他的亲属。

盖如垠的强势,不仅存在于政府部门的管理上,也体现在他主导的哈尔滨旧城改造上。

有消息说,田凤山有一个儿子,曾经在北大上学,在上学期间,一次给希望工程捐款就达150万元人民币,而且还开着宝马车亲自去送。毕业后,他这位儿子去了美国,一周回大陆一次,在其父亲的帮助下,专门搞石油生意。

公开资料显示,盖如垠为哈尔滨提出南拓、北进、中兴、强县的城市建设思路。前述哈尔滨退休副厅干部介绍,在这一发展思路下,从2010年年初开始,哈尔滨市集中建设桥梁工程、高速公路、市区道路拓宽及新建、棚户区改造、保障房建设等工程。

但哈尔滨当地人士认为,根据田凤山谨小慎微的性格特点,这样锋芒毕露的事情不大可能。田凤山谨小慎微的处事风格应该也会影响到其子女。

与其他同级城市相比,哈尔滨的棚户区面积确实较大。2008年盖如垠从大庆乘车前往省里任职时,看到哈尔滨市容欠佳,就很不满意。

哈尔滨当地一家电视台的记者王东是田凤山大儿子在哈尔滨师范大学的同学。他告诉记者,田凤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毕业后进入了北京的一家保险公司,二儿子现在在加拿大,还有一个女儿,曾经在黑龙江省最大的

一名陪同赴任的干部回忆,当时中心城区都是成排的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旧房,街道上垃圾随处可见,盖如垠当时就说“怎么跟十年前还一个样,不好好整整肯定不行了”。他认为,这或许是盖如垠在哈尔滨市委书记任上,推进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工程的原因之一。

2010年,盖如垠接受采访时公开表示,“我们有充分的信心使哈尔滨这个城市三年能见亮、五年大变样。”

有干部回忆,就在2010年上半年,哈尔滨市区内道路开工率超过30%,“其实当时市领导层内部也有过争论,这么多不同种类的工程集中开工,短期内的资金、交通、安置工作压力都很大,有人倾向分阶段分类型开工,但是没敢提。”

因为盖如垠的主政,哈尔滨留给当地民众的记忆“总是到处修桥盖房”,盖如垠也被称为“造城书记”或“老盖”。

2012年1月,盖如垠不再任哈尔滨市委书记。

但盖如垠在哈尔滨市委书记任上主导的工程引起的主要矛盾,是拆迁征地过程中与失地农民产生的纠纷。

因失地纠纷,当地村民曾在中央第八巡视组巡视黑龙江时,数次到驻地实名举报盖如垠,称低价征地、纠纷冲突均与盖如垠有关。

中央第八巡视组给黑龙江的巡视反馈中,提及有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工程建设等市场经济活动、一些领导干部存在配偶子女经商办企业问题。

哈尔滨政商两界多个消息源透露,此次巡视使得盖如垠违纪的线索进入相关部门视野,盖如垠之子盖阔涉嫌插手工程项目的情况也渐次浮出水面。

盖阔的生意伙伴张海介绍,盖阔原名盖宝华,屡获升迁的盖如垠认为这个名字不好,遂将其名改为盖阔。

张海说,在哈尔滨商场,盖阔人称“宝哥”、“少爷”,但因经商手段多为虎口夺食,他的人缘不怎么好。

张海透露盖阔通过其大学同学代持,在哈尔滨经营了一些公司,涉及清雪、道路工程、政府礼品采购、高档红酒等领域。此外,盖阔还参与了哈尔滨北郊一个能源项目。

哈尔滨政商两界消息源透露,盖阔挂职于哈尔滨市建委,盖如垠被带走后不久,盖阔也被办案人员带走。

哈尔滨建委宣传部部长郭阎梅未回复新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目前尚无权威消息证明盖阔涉案。

2015年12月14日,中央决定免去盖如垠领导职务,已在按程序办理。4天之后,盖辞去黑龙江省十二届人大代表的代表职务。而盖如垠“盖不倒”的传说,也到此为止。

新京报记者 翟星理 哈尔滨报道

黑龙江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盖如垠涉严重违纪被免职

黑龙江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盖如垠接受组织调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