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历史网

  聂荣臻离开黄埔军校,到中共广东区委军委工作。区委军委设在广州万福路南华银行二楼。这是一座铺着木地板的旧楼房,过道很窄,光线暗淡,人走动时楼板的响声很大。中间是一个大厅,入门右边有一张办公桌和几把椅子,是周恩来办公用的。左边有两张桌子,是聂荣臻和黄锦辉的办公桌。

金沙9519com 1

金沙9519com 21958年12月6日,聂帅与周恩来总理在武汉机场欢迎金日成访华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供图

  西边屋是周恩来和其夫人、中共广东区委委员邓颖超的住处。东边的屋子是聂荣臻和黄锦辉的住处。这便是军委的机关了。

图为:墙体布满乱七八糟的管线

位于武昌彭刘杨路附近的黄鹤楼街乾福巷6-13号,有4栋二层砖木结构的老宅,欧式建筑风格,四周高耸的商品房将它团团围在中间。记者蒋太旭

  当时,军委的任务是为北伐战争进行准备。北伐是孙中山的主张,以打倒割据北方的封建军阀为目标。中国共产党予以积极支持。

墙体裂缝,风雨飘摇。昨日,在武昌著名历史旧址——中共中央军委办事处旧址,民间文史研究专家刘谦定向众多媒体记者呼吁,希望文物管理部门加强对该处旧址的保护。
中共中央军委办事处旧址地处武昌黄鹤楼街乾福巷6-13号。1988年,该处旧址被确定为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3个多月前,又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昨日,记者现场看到,旧址为4栋石库门、二层砖木结构“里份式”建筑。墙面斑驳,多处墙体出现裂缝,网、线如蛛网顺着墙体密布,部分房顶横梁及檩子腐朽严重。记者上到其中一栋的二楼,木质楼梯摇摇晃晃。
住在建筑内的居民们也是苦不堪言。他们说,该处现属于房管所的公房,只要天一下雨,屋里就下小雨。此间,有很多人前来查看过,但已有好多年未见来人维修。
党史记载,1926年10月,北伐军攻克武昌后,聂荣臻任书记的中共湖北省军委设于此。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中共中央军委及军委书记周恩来,从上海迁至武汉,在这里领导党的武装斗争。党史专家说:“中国共产党以革命的武装反对蒋介石的反革命武装,军委办事处旧址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见证。”
民俗专家刘谦定介绍,乾福巷旧时称“中和里”,20世纪初由民营资本家修建用于对外出租,建筑本身就是珍贵的历史文物。1926年,董必武出面租下中和里。同年,武汉国民政府成立,武汉三镇成为大革命时期全国的指挥中心,从当年10月9日至次年7月15日间,除周恩来外,开国十大元帅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在此办过公。
刘谦定呼吁相关部门尽快对旧址进行修缮维护,将此处建成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党史专家、武汉革命博物馆原馆长周斌指着这栋近百年老宅告诉记者,87年前这里曾是中共中央军委办事处所在地,当时身为湖北省军委书记,兼任中央军委工作的聂荣臻就是在这里,为后来成为开国元帅的朱德、陈毅、刘伯承、林彪,及邓小平分配工作。

  广东区委军委直接领导着国民革命军第一、二、三、四、六军以及黄埔军校本部和入伍生部的党的工作。在周恩来的领导下,聂荣臻和黄锦辉同这些单位联系,派遣干部,部署工作,向共产党员传达党的方针、政策,积极为北伐进行准备。聂荣臻认为只有主动出击,才能推进国民革命。他对北伐充满了热情。

扒着沙包钻进武昌城门

  1926年5月1日,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独立团团长叶挺率所部作为北伐先遣队,从广东省的肇庆、新会出发,开赴湖南前线。7月9日,各路大军誓师北伐,首先讨伐占据湖南、湖北、河南省的直系军阀吴佩孚。北伐战争开始了。

“革命军占领汉口、汉阳之后,大军包围了武昌。叶挺独立团又是攻打武昌的主力。我到了武昌城下,就住在叶挺团部,我那时经常来往于武汉三镇之间,保持和各部队的密切联系。”关于自己在武汉的这段经历,事隔半个多世纪后,聂荣臻在他1983年由战士出版社出版的个人回忆录里,作了描述。

  广东区委军委决定聂荣臻任军委特派员。任务是向带兵的共产党员传达中共中央和军委的指示,把下面的情况向上反映,帮助北伐军解决遇到的困难问题,并沟通军队和各地中共组织的联系,派遣共产党员到北伐军中工作。

1926年9月上旬,北伐军占领汉阳、汉口,“武昌守敌遂孤悬江东”。此时,聂荣臻的身份是广东区党委军委特派员。

  他很快离开广州,坐船到上海。在上海向中共中央军委汇报了情况,转赴武汉,再坐船到长沙。当时长沙已经被北伐军攻克了。

经过一个多月的围城,北伐军攻克武昌。聂荣臻随先头部队进城,他回忆道:“城门还没完全打开,我就扒着堆积的沙包钻了进去”。

  聂荣臻在长沙组建了军委联络点。不久,叶挺率部自长沙出发,作为主要的突击力量与其他北伐军一起,经激战攻占汀泗桥、贺胜桥,包围了武昌。

聂荣臻进城以后,很快就找到湖北省军委,通过他们,“找到了一个弄堂,叫中和里,是一条死巷子,全是逆产,没有老百姓,我把整条巷子全部号下了。”

  得知消息,聂荣臻随即转往武昌前线。坐在火车上,他看到还没有打扫的战场,到处都是北伐军烈士和北洋军阀部队官兵的尸体,可见当时北伐军作战的英勇和战斗的惨烈。聂荣臻对叶挺和叶挺独立团的同志满怀深深的敬意。

周斌介绍,进入武昌城后,聂荣臻担任湖北省军委书记,他把省军委设在了这里。当时这里也是湖北省委的办公所在地。聂荣臻曾回忆道:“一时间,这里的人相当多,成了一个不小的机关。”“叶挺连家眷也带到这里来了。”

  聂荣臻到武昌前线后住在叶挺独立团团部。

在中和里工作近10个月

  10月10日,北伐军攻克武昌。硝烟未散,聂荣臻奋不顾身,从城门下的沙包缝里挤进了城,找到中共湖北省军委,在武昌中和里设下机关。他把这条巷子全号了下来,和湖北省军委一起办公。聂荣臻任湖北省委委员、省军委书记。不久,张国焘到武昌,任湖北省委书记。中共湖北省委机关在汉口,北伐军各军也都汇集于武汉三镇。聂荣臻这段时间工作十分繁重。为了推动北伐,他频繁地来往于武汉三镇之间,了解情况,传达中央指示,派遣干部。各军都需要干部,特别是七军、八军,过去没有派过干部,现在全部派了。派遣工作从派遣干部发展到派遣士兵。对张发奎的部队,分去大批黄埔四期的毕业生,林彪就是这时经过聂荣臻分配到第四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去的。

1927年初,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由广州迁都武汉。这年春天,中共中央机关也从上海迁到武汉,时任中央军事部长的周恩来也来到武汉。中共中央军委曾分别在武汉江北江南设立军委机关和办事机构。聂荣臻兼任中央军委的工作。

  北伐军攻占武汉后,中共中央机关搬到汉口。聂荣臻向陈独秀汇报了军队工作的情况。陈对军事工作兴趣不大,在听完聂荣臻关于中共组织在军队里的发展情况后,只说“那好”,就扯一些其他的问题。军事、军队在陈独秀的脑子里是没有位置的。将来要不要把军队的领导权夺过来?共产党要不要搞自己的武装?陈独秀都没有讲。而这时,中国共产党已经面临着国共分裂,面临着被国民党屠杀的危险。因此,聂荣臻深感忧虑。

关于这一细节,聂荣臻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中央机关到武汉后,为了工作上的方便,的工作分成了两个摊子,一个仍在武昌中和里,另一个设在汉口友益街,友益街的这个机关多是高级的领导同志。一般的对外接头,还是在中和里,我则经常来往武昌、汉口之间。”

  1927年3月21日,为了迎接白崇禧部进攻上海,中国共产党决定由陈独秀、周恩来等人领导发动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依靠工人阶级的力量解放了上海。3月26日,蒋介石赶到上海,要求解除工人纠察队的武装,后来又要求把纠察队改归他指挥调动。上海总工会加以拒绝。4月11日夜到12日凌晨,工人纠察队被缴械,蒋介石随即对共产党人和革命人民开始大屠杀。

据党史专家、武汉革命博物馆原馆长赵晓琳介绍,在中央机关迁来武汉前,中和里也是中央军委武汉办事处所在地,中央军委机关迁至汉口后,办事处仍然行使职能。

  13日上午,
20万群众集会游行,又遭到镇压。国民党开始了疯狂的搜捕和屠杀,中国共产党被迫转入地下。这就是历史上惊心动魄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根据聂帅回忆,从1926年10月随北伐军进城,到次年7月中下旬离汉去九江准备“八一”南昌起义,中和里一直是聂荣臻工作和生活之所。这期间,聂荣臻曾有短暂时间去上海,很快回到武汉。

  政变后,中共中央派聂荣臻到上海了解情况和负责处理工人纠察队方面的善后问题。聂荣臻怀着焦急的心情立即动身。为了安全,他乘轮船到南京,与一批苏联顾问同赴上海。

当时的军委办事处事务繁忙。聂荣臻回忆:“在机关,来找我们的人络绎不绝,每天都要工作到夜里两三点钟。好在我们都很年轻,不到30岁,能顶得住”。

  在上海他找到周恩来、赵世炎,了解了中共组织和群众受损失的情况,研究了下一步整顿组织的方案。会后,聂荣臻心潮难平,更加痛恨蒋介石的阴险毒辣。他积极协助周恩来对工人纠察队进行了善后处理,把大批纠察队员转入地下。不久,中共中央要召开“五大”,周、聂二人是“五大”代表,便赶往武汉开会。

那一年,不满28岁的聂荣臻风华正茂。

  在夜色的掩护下,聂荣臻和周恩来由交通员悄悄地带到虹口码头,搭上英国轮船。船过芜湖时,敌人盘查很紧,气氛十分紧张,到了九江才松了一口气,赶到武汉时已是5月下旬,“五大”已经开完了。

经手为4位元帅分配工作

  这时,武汉的政治局势也在迅速恶化。

“黄埔第四期学生毕业,林彪也是其中的一个。他们来武汉,就由军委分配,林彪被我们分到叶挺的独立团当见习排长。”聂帅晚年回忆,他当时作为周恩来的助手,工作重点是向国民革命军派遣党的干部。

  “四·一二”政变后,中共内部对“东征讨蒋”的问题曾有过一场争论,苏联顾问鲍罗廷和陈独秀都反对东征,主张进行第二次北伐。国民党的汪精卫、谭延闿、唐生智等人也力主北伐。4月19日武汉政府举行第二次北伐誓师大会。北伐军在河南取得了重大胜利。第二次北伐,给了蒋介石巩固在宁、沪等地的统治以极好的机会,终于,武汉政府管辖的地区同外地联系被切断。

根据聂荣臻的回忆,在武汉的时候,他还经手分配了朱德、陈毅、刘伯承、邓小平等人的工作。

  至5月中旬,危机已经表面化。先后发生了国民革命军第十四独立师师长夏斗寅公开叛变:国民党独立第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在长沙发动“马日事变”,屠杀革命群众;第一集团军第五方面军总指挥兼第九军军长朱培德在江西宣布“礼送”共产党员出境;汪精卫从郑州同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冯玉祥会谈后返回武汉,宣布唐生智部回师武汉;冯玉祥同蒋介石在徐州会谈后,宣布驱逐共产党员出国民党;第三十五军军长何键率部从河南回武汉,发布反共训令,汪精卫公开煽动“分共”,武汉形势日益危急。周恩来、聂荣臻等共产党人和有识之士对这一系列的事态发展,无不愤慨和忧虑。

1926年,朱德从莫斯科回来,党派他到四川军阀杨森那里开展工作。蒋介石反共后,朱德来到武汉,被分配到南昌的朱培德第3军,任第3军军官教育团长。

  周恩来、聂荣臻到达武汉后,即在湖北省委军委的基础上建立起中共中央军事部,由周恩来负责,下有聂荣臻、王一飞、颜昌颐、欧阳钦等人,后又增加几个黄埔四期的学生,总共不到10个人。这个部负责组织联络各处来中央的军事干部,继续向各军和各部门派遣。在周恩来领导下,聂荣臻具体分管派遣工作。在这段不算长的时间里,向各军和各有关部门派遣了不少共产党员,其中包括朱德、陈毅、刘伯承、邓小平等人。

1927年7月,刘伯承在泸州起义失败后,转道陕南来到武汉,找到军委报到,与聂荣臻见面,几天后,他被分配“秘密奔赴南昌”准备起义。

  朱德从莫斯科回国以后,中共中央派他到杨森部队开展工作。杨森公开反共以后,朱德到了武汉。1月,朱德被分配到江西朱培德的第三军。他与朱培德是云南讲武堂的同班同学。朱德被任命为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团长,着手筹办这个团。4月,又兼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长。刘伯承在四川组织领导泸(州)顺(庆)起义,失败后转武汉,先暂留武汉,后来参加南昌起义,担任起义军参谋团的参谋长。陈毅也是在杨森反共以后转到武汉的,任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中共党委书记。邓小平是被冯玉祥“礼送”离开西北军来到武汉的,分配到中央机关工作。

邓小平则是在蒋介石发动政变后,被冯玉祥“礼送”出境。1927年6月,他来到武汉后,经军委介绍,在中共中央担任秘书工作。

  在蒋介石的反共压力下,群英聚于武汉,面临着一个新的重大抉择。陈独秀仍在贯彻他的右倾机会主义路线,主张对蒋介石委曲求全。党内越来越多的领导人反对陈独秀的所作所为,主张反击蒋介石的反革命举动。

1927年4月,陈毅从四川脱险抵武汉。他先找到中共湖北省委组织部,组织部的同志叫他到叶挺部队当兵。后来,他在街上碰到中共中央军委干部颜昌颐,颜听说派他这个留法学生去当兵,回到军委办事处后,给聂荣臻说了这个情况。聂荣臻立即把陈毅请到军委,分配他到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做党的工作。

  7月12日,中共中央根据共产国际的指示,对党的领导机构进行了改组,成立了临时中央常务委员会,陈独秀离开了领导岗位。

当年7月中旬,聂荣臻被军委任命为南昌起义前敌军委书记,离开武汉赴九江准备南昌起义。

  7月15日,汪精卫正式宣布同共产党决裂,公开背叛革命,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

1899年12月29日出生于四川省江津县。1919年赴法国勤工俭学,1922年参加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1923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37年聂荣臻参与指挥了平型关大战。解放战争期间,担任华北军区司令员,领导了华北解放战争。1955年被授予元帅军衔。曾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等职。1992年5月14日病逝,享年93岁。

  在这样的历史关头,中共中央断然作出了南昌起义的决定。

武汉足迹

1919年11月下旬,从重庆乘船至上海,途经汉口短暂停留登岸,首次来武汉,逗留数小时后离汉。

1926年9月中旬,随北伐军来到武汉,10月10日攻进武昌城。作为湖北省军委书记,兼任中央军委工作在武昌中和里,即今天黄鹤楼街乾福巷6—13号中央军委武汉办事处工作,至次年7月中下旬离汉。

新中国成立后多次来汉,1958年12月6日,曾与周恩来在武汉机场欢迎金日成访华,并留下照片。

链接>>>与蒋介石、陈独秀谋面

在武汉负责军委工作期间,聂荣臻曾先后与国共两党要人蒋介石、陈独秀见面。在回忆录中,聂帅作了细致清晰的回忆。

见到蒋介石是北伐军占领了汉口、汉阳,正在围攻武昌之际。有一次,在武昌南湖,聂荣臻偶遇蒋介石。当时蒋介石坐在轿子上,前面有两个灯笼引路,后面有两个灯笼跟着,四个人抬着轿,和聂荣臻碰了个对面。“我是一个人,他从轿子里伸出头来,看了我一眼,我没有和他打招呼,他也没管我。”聂帅回忆。

与陈独秀的见面也让聂荣臻印象深刻。当时,陈独秀担任中共总书记,在汉口办公。聂荣臻去见陈独秀,并把军委工作及军队的情况向这位总书记作了汇报。

“讲到军事,他一言不发,这使得我想到初回国时,我们在上海相见时的情景,那一次我们汇报莫斯科学习军事的情况,他也是一言不发,很不耐心,这一点,给我印象很深。”

这次见面仍然如故,谈了半天,陈独秀只说了个“那好”,扯其他的问题,就是不谈军事问题,东拉西扯了一会,聂荣臻只好告辞出来。

旧址

中央军委办事处旧址将建成历史陈列室

日前,记者来到武昌黄鹤楼街乾福巷6—13号,探访中共中央军委办事处旧址,发现此处已人去楼空。这套由4栋两层楼房构成的建筑群,历经百年风雨已残破不堪,墙面电线纵横交错,石灰脱落,裂痕斑斑,厚实的木质大门朱漆斑驳。

在10余米高的拱形大门旁,墙上镶嵌着两块新旧不一的“中共中央军委办事处旧址”文物保护铭牌,显示了此处历史建筑作为文物保护单位“升级”的历程:1988年12月被市政府公布为市级文保,2008年3月被省政府公布为省级文保。

据知情者透露,在旧城改造中,此处老宅曾被划入拆迁范围,经专家呼吁得以保存。

附近居民告诉记者,曾经居住于此的30余户已于数月前悉数搬出。

在一扇木门上,记者看到武昌区房地产公司黄鹤楼房管所于今年2月24日张贴出的一则搬迁公告,大意是说,该建筑群由于建成年限长,使用功能不全,设施老旧,已被鉴定为危房,亟待改造,但因该建筑被列入省级文物保护范围,根据文物保护法规定应保留历史风貌,不能拆除改造,故一直未能从根本上消除房屋隐患,搬迁后将对之进行全面维护和修缮。

据黄鹤楼房管所介绍,旧址经过修缮后将建成历史陈列室。

实物★

一张油画:与周恩来在叶挺独立团

聂荣臻元帅生前秘书周均伦少将告诉记者,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大革命时期聂帅与武汉相关的实物及照片。

同时期所见最多的老照片是一张北伐前,聂荣臻担任黄埔军校政治部秘书兼任政治教官时,与军校政治部全体职员的合影。照片中的聂荣臻未穿军装,着西装领带,英气勃发。

周均伦向记者透露,1997年曾安排艺术家,以北伐时聂荣臻和周恩来在叶挺独立团作动员大会为题材创作了一幅油画,油画中的聂荣臻戴着军帽,一身戎装,他和独立团团长叶挺分别站在周恩来两侧。该油画现陈列于聂荣臻元帅陈列馆。

聂荣臻元帅陈列馆馆长刁福久介绍,油画的创作者是著名油画家高虹,曾任军事博物馆美术创作室主任。

周均伦少将透露,新中国成立后,聂帅多次来武汉,1958年12月6日,聂帅曾与周恩来总理一起在武汉机场欢迎金日成访华,并留下了照片。聂荣臻元帅陈列馆收藏了这张照片。这是记者目前所能看到的唯一一张聂帅在武汉的照片。

后代

84岁的聂力是聂荣臻元帅唯一的女儿,也是新中国第一位女中将。1927年,聂力的母亲张瑞华在与中央军委办事处不远的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学习。

去年,聂力随上百位“黄埔后代”参观武昌实验小学,踏访军校旧址,曾接受记者采访。

日前,记者联系上聂力将军,她通过秘书转告记者:关于父亲的一切,她都写在回忆录《山高水长——回忆父亲聂荣臻》一书里了。

女儿聂力:父亲是一座山

总能发现好风景

记者蒋太旭

“爸爸的车不能坐”

1987年4月14日,88岁的聂荣臻写信给余秋里:建议军队高级干部要加强对子女的教育。《聂荣臻传》编写组副组长、聂帅生前秘书周均伦少将告诉记者,聂帅对家人及孩子的要求很严格。

“父亲对家人的用车有着严格的规定,他不准我们随便用公家的车,我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母亲总是每天一大早就赶公共汽车到中组部上班,还自己带饭。有一次乘车时,太拥挤了,母亲被挤下来摔在马路边,额头肿了一个包,可她仍然坚持乘公共汽车。她对我说:‘你爸爸的车,不该我们坐。我们坐上了,心里也不踏实’。”聂力在回忆录中说。

“在家里,父亲对我们这些晚辈,一贯要求严格,他对某些高级干部子女为非作歹而家长又百般包庇纵容,十分反感,曾大力呼吁‘今后考核干部时,也把他对子女的教育情况列为德才表现之一,认真考核。把这一问题看得重些,才能引起足够的注意’。”聂力深深记得父亲说过的这句话:如果不正之风在家庭代代相传,那就不要多久,我们民族的精神,党的优良传统都将荡然无存,岂不可虞!

父亲让别人做事,都要说“请你”

毛泽东曾不止一次评价聂荣臻“是个厚道的人”。日常生活中,聂力也能深深感受到父亲的厚道作风。

“父亲和母亲经常教育我,对人要诚恳厚道,讲信义。”聂力回忆:“每每谈起高级干部的家风,父亲赞扬过陈毅、陈赓两家,说他们两家家教好,孩子们懂礼貌,忠厚传家。意思是让我们学习人家。”

聂荣臻厚道惯了,全家人都受他的影响。在聂力眼中,父亲的厚道表现在诸多方面,他对党,对领袖,对战友,对下级,对同志,对普通人,都是一样的厚道。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哪怕是面对一个普通护士,面对一个普通战士,说话时他也非常注重礼貌,不管让别人做什么事,他都要说”请你”,从不颐指气使,指责别人。

“聂帅从不占公家便宜,结余的工资存在银行里,开的是不要利息的户头;在人民大会堂开会时喝龙井茶,自己支付茶叶钱;报刊杂志寄来的稿费一律原数退回;钓鱼时,钓多少斤鱼就当时的市场价付多少钱。”周均伦记得。1961年,聂帅总共钓了600多斤鱼,让秘书用自己的工资支付了300多元鱼钱。

聂帅享年93岁,是最后一位去世的元帅,他晚年说,自己打了一辈子的仗,没受过一次伤;搞过地下工作,没被捕过,算是福大命大之人。在睡梦中去世的聂荣臻,人称“福帅”。

在聂力眼中,正是因为父亲是个厚道人,所以在他去世之后,才有那么多的人怀念他,念叨他。“人们怀念他,为他落泪,并不是因为他当多大的官,也不是因为他是个元帅,而是因为他具有让人感动的品格。从他身上,我还悟出:一个人必须多做事情,为民族为国家多做事情,做出好事情,人民才不会忘记他。”

在聂荣臻元帅陈列馆里,聂力留下了这样一句话:父亲是一座山,无论从哪个角度走近,都能发现美好的风景!

admin 网站首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