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出版一套既有较高学术水准又能让普通读者看得懂的传统思想文化丛书,用通俗的笔法,优美的文字,系统、通俗、酣畅地展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绚丽多彩和博大精深

让诸子们站在今人面前一问一答,与读者“面对面”交流把先秦诸子通俗化,“五四”以后的一些学人做了一些工作,如将诸子的著作《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墨子》《荀子》等翻译成现代语,谓“白话化”,此法虽然通俗了,可还是繁杂冗长,难以卒读。主编黄坤明同志对此设想做了进一步完善,并将原先定名的“问题诸子丛书”改为“提问诸子丛书”,一字之改,即把丛书激活起来了,此“提问”丛书,让诸子们站在今人面前一问一答,形象生动地将诸子的事迹和思想表达了出来。这套“提问诸子丛书”,从现代的视角,以问答的形式,让诸子先贤将诸子自己的生平、思想乃至衣食住行化为一个个贴近读者的问题,以适当的穿越手法将诸子从古代拉到当下,感觉是让诸子“面对面”与充满好奇的现代读者用现代的语言自由地交流。

[本站讯]1月11日,山东大学出版社在北京举办了《中国文化四季》新书发布会。山东大学出版社副社长卞江、刘旭东、陈岩出席发布会。

国学;文字;传统文化

老子;丛书;文化;学术;诸子百家;提问;著作;普及;读者;鹿邑

发布会上,卞江在致辞中介绍了出版社依托山东大学文史见长和学科优势,充分利用丰富的齐鲁文化资源,以“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作为品牌建设的出版特色,并重点介绍了《中国文化四季》系列丛书的主要内容和学术价值。他表示,通过阅读丛书,读者既可以了解中国传统农耕、商贸、工艺、科技、兵学、教育等方面的成就,也可以了解中国传统文学、艺术、戏曲、思想、信仰以及衣、食、住、行等方面的特色。山东大学出版社编辑秦大忠主持发布会,并与丛书作者代表,天津师范大学贾艳红教授、山东财经大学郭浩副教授以及曲阜师范大学巩宝平副教授围绕丛书中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进行了交流。他们分别回答了本套丛书编创的初衷、丛书特色、如何对待中国传统文化、本套丛书对当前文化普及类作品的价值等问题,并对现场读者提出的中国民间信仰的性质及其在社会文化系统中的地位、中国传统饮食文化的内涵等问题进行了解答。

原标题:深入国学,“认识自己”

作者:郭志坤,系上海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1月11日至13日,具有图书出版行业“风向标”之称的北京图书订货会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馆)举办,山东大学出版社组织全体编辑参加。在订货会期间,山东大学出版社展示了近年来出版的数十种传统文化图书,其中包括《齐鲁文化经典品读》《齐鲁圣贤语录》《中国文化四季》等。

我们需要出版一套既有较高学术水准又能让普通读者看得懂的传统思想文化丛书,用通俗的笔法,优美的文字,系统、通俗、酣畅地展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绚丽多彩和博大精深

编者按:

《中国文化四季》是山东省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重点项目的开篇之作,由山东大学传统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二级教授马新担任主编,全国10余所高校及科研机构的20余名学者共同完成。《中国文化四季》共有16册,每一册都深入浅出地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方面,总体上又形成了一个基本完整的文化体系,分门别类地叙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知识,全面立体地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风采。作为一套系统介绍中国传统文化的知识性读物,《中国文化四季》兼具学术性和普及性。参与编写的作者均是文史研究领域的专家、教授或在这一领域崭露头角的优秀中青年学者,他们学术功底扎实,研究视域宽广,知识储备丰富,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刻而独到的研究,确保了本书内容的权威性。同时,该丛书在具体内容的叙述上深入浅出,语言平实,文字晓畅,将通俗性与专业性相结合,不再是枯燥乏味的知识叙述,而是适合读者尤其是当代青少年阅读的中国传统文化普及读物。自出版以来,《中国文化四季》系列丛书得到新华网、中国文化传媒网、搜狐网、新浪网、百道网、澎湃问政等各大媒介的推介和宣传。

中国正在奔向现代化,奔向文明和富裕。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诸子百家的思想具有特殊重要的地位,各个思想流派相互切磋、相互激荡,形成了百家争鸣的文化大观,丰富了当时及后世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

中国的现代化模式不同于世界其他国家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中国拥有悠久灿烂、源远流长的优秀传统思想文化,这始终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一种强大推动力。

如何吸纳诸子百家思想的精髓,如何让大众读者能比较方便、准确地掌握诸子思想的精华,是一个大课题,也是一个大难题。近日由黄坤明主编,郭志坤、陈雪良撰写的“提问诸子丛书”,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该丛书在诸子百家中选取了孔子、孟子、荀子、老子、庄子、孙子、墨子、商子、韩非子、吕不韦等10位,从现代的视角,以问答的形式,让诸子先贤穿越时空,走出尘封的历史,与读者“面对面”交流,从而达到普及以诸子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目的。

作为华夏子孙,传统思想文化始终奔流在我们的血液里,融汇于我们的骨髓之中。我们中国人,小至黎民百姓的日常思维方式、行为举止、价值追求,大到国家的治国安邦策略,外交军事战略的选择、制定,等等,都或多或少打着中华传统思想文化的烙印。

“提问诸子丛书”主编是黄坤明同志,他在选题和框架构想方面起了关键作用。此在该丛书“后记”中已有说明。我和陈雪良是本丛书的撰稿者。问及初衷,又让我回忆起一段不平凡的历史,感触良多。

由于历史和时代的原因,今天的我们,对于和自我生命已经紧密融于一体的传统思想文化,从感情到意识层面都需增强。这就要求人们塌下心来认真学习、深刻了解,真实体会到其内在价值意蕴并从中受益。

先秦诸子的思想,渊源厚重,博大精深

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强调兼容并包,对于世界多元文化保持开明开放的心态,似滔滔江河不弃涓流,博采众长,为我所用。中华文明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而发展至今的伟大文明,这一点也是中华传统思想文化强劲生命力和巨大社会整合作用的明证。

50年前,出于专业和职业之感悟,明白宣传工作之重要。读到孙中山“革命成功全赖宣传主义”一句名言,深受启迪。孙先生曾经指出:先秦诸子“周游列国,是做什么事呢?是注意当时宣传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之道”(《孙中山选集》第557页)。由此促使我产生探索先秦诸子的宣传活动及其宣传思想的浓厚兴趣。搜集材料,书写读书札记,围绕先秦诸子的宣传思想做专题探究,经3年之努力,利用业余时间,对孔子、老子、墨子、商鞅、孟子、庄子、公孙龙子、惠施、荀子、韩非、吕不韦等十一子逐一考察后,分别撰写了诸子宣传思想的论文,先后在《光明日报》等报刊上刊发,后又结集成书,以《先秦诸子宣传思想论稿》为题,并分章节结构出版。全书出版后,在学界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从此也激励我继续探索先秦诸子的思想。

看待中华传统思想文化,既要看到其超越时空价值的精华内容,也要看到其中不合时宜、僵化落后的部分。事实上,中华传统思想文化始终处于不断变化发展、不断突破时代局限、不断汇集涓流而滚滚向前的动态发展过程中。

在学习和研究中,深感先秦诸子的思想渊源厚重,博大精深。其学说在中国思想史上占有崇高地位,后世思想学派莫不渊源于此,诸子著作是了解中国古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宝贵资料。其流传最为广泛的是儒家、道家、法家、墨家、阴阳家、名家、杂家、农家、小说家、纵横家等。就儒家而言,有不少内容是可以供后人借鉴和传承的。如以其“忠孝节义”精神,来培育自己的爱国情怀;以其“仁爱”精神,来培育自己热爱民众的高尚情操;以其“气节”观念,来培育自己的“自尊、自强”的独立人格等等。还有墨家的“兼爱尚同”、法家的“以法为本”、老庄的“淡泊名利”等等,在今天依然闪烁光芒。

“认识你自己”,这句镌刻在古希腊神庙上的箴言,揭示了我们寻找所有人生问题答案的途径,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民族、国家,只要足够真诚勇敢,当经历过重重风雨磨难之后,痛定思痛,一定会反观自身,会从自己身上寻找力量和出路。

学者有言,“诸子百家思想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源头、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髓之宝库,同时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发展之基础,也是中华民族大团结的最基本的文化基因”。此说不为过。如何吸纳诸子百家思想的精髓,尤其是如何让大众读者能比较方便、准确地掌握诸子思想的精华,这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普及的一个大课题,也是一个难题。作为一个出版人,我常在思考着。

马克思曾经说“反思”,也就是反身而思,这是一道“普照的光”,它是把人类从混沌中超拔出来的巨大力量。在今天的中国,人们的物质文化日渐发达,对精神文化生活也日渐提出更高的要求。这时候我们更需要“反思”,需要“认识你自己”,从中华传统思想文化中寻找智慧,从中西思想文化融合中发掘力量,从而建设出属于时代精华的有着高远意境和价值追求的中华新文化。

让诸子们站在今人面前一问一答,与读者“面对面”交流

今天,随着中国国力和影响力的增强,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开展,世界各国越来越关注中国,他们在关注中国、惊叹于中国奇迹的同时,也一定会对参与孕育中国奇迹的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发生兴趣。而我们作为中国人,为了认识自己,认识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更应该了解自己的传统文化,尤其是蕴藏在我们日常饮食起居之中同时又超乎其外的传统文化的内核系统,即文化价值观念系统。因此,在传统文化重新振兴的今天,“国学大观丛书”的出版应该说适逢其时。

把先秦诸子通俗化,“五四”以后的一些学人做了一些工作,如将诸子的著作《论语》《孟子》《老子》《庄子》《墨子》《荀子》等翻译成现代语,谓“白话化”,此法虽然通俗了,可还是繁杂冗长,难以卒读。

目前传统文化类的书籍出版很火。市面上流行的一些对传统文化仅做心灵鸡汤式解读的图书,对传统文化普及有一定益处,但是同时也降低了传统文化的历史意蕴和价值水准,如果让人们误以为这就是传统文化的全部内容,显然不利于人们认识和了解传统文化。所以,我们需要出版一套既有较高学术水准又能让普通受过大学本科教育的读者看得懂的传统思想文化丛书,全面展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核系统即文化价值观念系统。要用通俗的笔法,优美的文字,向寻常百姓人家,系统、通俗、酣畅地展现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绚丽多彩和博大精深。

有的采用更加生动的办法,即将先圣一味按现代人的口味“漫画化”,此法虽形象,可内容已远离历史上真实可信的人物形象及其思想风貌了。不少以古圣为题材的所谓历史电视连续剧,当属此类。

“国学大观丛书”写出了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中,各家思想的亮点,可以与现实共参,启发当代。历史走到今天,多年中西文化交流交融的结果,使我们对很多问题都看得比较清楚了,对于东方和西方思想文化的优缺点和未来世界文化发展走向,也有了新的理解,所以这套丛书体现出我们对中华文化的自信,这种自信不是说我们老祖宗的一切都好,而是说它们可以成为我们新的思想文化建设的起点。

思前想后,久久不得有引人入胜之新法。后从电视上的“访谈”节目得到启发,一问一答,将被访谈者的思想和身世报道出来,很有兴味。于是策划了让先秦诸子穿越时空,从尘封的历史中走向前台,与读者“面对面”交流的设想。主编黄坤明同志对此设想做了进一步完善,并将原先定名的“问题诸子丛书”改为“提问诸子丛书”,一字之改,即把丛书激活起来了,此“提问”丛书,让诸子们站在今人面前一问一答,形象生动地将诸子的事迹和思想表达了出来。

本套丛书作者在撰写书稿之时,大多还是在读或者刚毕业不久的博士,如今,他们均为各自专业领域的知名专家、学者。高水准的专业作者队伍,保证了丛书的学术质量。

当时有些编辑读到我们的策划报告后提出疑问:这样严肃吗?我们思之再三,认为使用答问形式是可行的,正如主编在总序所言:“读诸子百家书,发觉古贤的思维模式有一个显著特点:善于提问。‘孔子入太庙,每事问’。这个典故是人们熟知的……我们着手策划这套有关前贤先哲的丛书的时候,孔子等先哲倡导的‘提问’思维模式一下激活了我们这些后学的思维。”可以这样说,提问实际上是中国传统的一种思维和思想交流模式,我们只是借用过来,“古为今用”罢了。

读者诸君,借此以往,因枝以振叶,沿波以讨源,必能深入国学堂奥,获取真知灼见,锻造无量智慧。

其实,提问是人的求知本性所决定的,往往是由疑而引发的一种求知、求解的愿望与要求,所以说,问是打开知识的一把钥匙。再说,在社会中,人的相互关系又是以对话形式存在的,而对话又往往是以提问形式出现。这是人们通俗交流思想的重要手段。朱熹采用“或问”来阐述诸子们的思想,正是出于通俗表达的琢磨。他认为这种问答文体,有所取舍,便于扼要说明重点,让世人知晓。

(本文为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国学大观丛书”出版者言,刊发时有删改,标题为编者所加)

通俗不是件易事,“深入”才能“浅出”,“贯通”才能“简俗”

作者简介

这套“提问诸子丛书”,从现代的视角,以问答的形式,让诸子先贤将诸子自己的生平、思想乃至衣食住行化为一个个贴近读者的问题,以适当的穿越手法将诸子从古代拉到当下,感觉是让诸子“面对面”与充满好奇的现代读者用现代的语言自由地交流,从而达到普及以诸子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目的。

姓名:张继清 工作单位:

为了从形式到内容都真正做到通俗易懂,且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配图也很重要。丛书配图量较大,以适应读图时代的需要,同时由此增加丛书的知识含量。所收图片包括人物画像雕像、古籍刻本、重要著作的书影、历史学家肖像、著名画作、文物照、遗址图片等,有效地补充了文字之外的信息和趣味,让读者在每个一问一答中获得宝贵的相关知识并打上烙印。配图一般说来具有三大功能:一是佐证,二是美化,三是调节版面。本丛书立足于佐证话题,多为随文图。在使用图片时多采用更具说服力的文物图,所用典籍书影,注重古版,特别是宋代刻本。刻本的楷书、隶书字体既美,校刻亦精,颜、柳、欧阳笔法,其风格质朴、挺秀,这本身就是优秀文化遗产,值得弘扬。

在撰写过程中碰上了许多问题,有的是前人对事实的误读,有的是思想的曲解,有的连诸子的故里还有纷争。在答题上依据典籍加以梳理并揣摩诸子的心态,予以解释。如老子的出生地就有两种说法,一说是河南鹿邑,一说是安徽涡阳。曾引发了一场大争论。对此,我们下笔作答时也十分慎重,注意分寸,决不妄言。我们认为,这是通俗传统文化读物应该具备的学术风貌。

我们特地前去传说中的老子故里实地考察,先去涡阳,再去鹿邑,收集了大量的文物和文献资料。经过一番考察,我们认为双方都有根有据。出现故里之争有三个方面的原因:其一,留给后人的有关老子生平文献记载不详。其二,当时老子游说的地方不算少,在涡阳、鹿邑等地都留下了老子的足迹,都有纪念老子的场所遗存。其三,历代的地理划分不断变化,因此出现老子故里的争论是很自然的。在回答时以老子的口气讲了上述情况后说:“涡阳、鹿邑是邻近县,两地直线距离不过八十公里,都是我活动的地方,存有后人纪念老子的碑文。我在《道德经》中说‘人之道,为而不争’。涡阳、鹿邑,同居道家文化发祥地涡河两岸,实为美事,说两地都是我的故里,对文化的传承只有好处,没有什么坏处。”如此作答还是比较客观、准确地表达当时的历史情况,加配历史地图示意图,让人明白缘由和事理。

要做到通俗易懂让人了解,确实不容易,正由于此,先贤也常常致力于通俗工作。“通俗”在古代是褒义词,并被推崇。千百年来,有识之士一直为通俗体的白话文的推广而努力。胡适先生认为“由初唐到晚唐,乃是一段逐渐白话化的历史”“1800年前的时候,就有人用白话作书;一千年前,就有许多诗人用白话作诗作词了”。说实在的,唯有通俗才能让人知晓,以达到普及的目的。通俗著作对于普及中国历史很重要,但又非常难写,通俗不是件易事,“深入”才能“浅出”,“贯通”才能“简俗”。所以,我多次呼吁,提倡写通俗历史著作,这也是一种艰辛的学术活动,应该列为学术业绩评定系列,以此鼓励编辑多出版面向大众的历史著作,以普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弘扬优秀的中华文明精神。所以说,通俗历史著作是一种学术活动,其理由有四:第一,对历史材料的辨析要有学术造诣。第二,对古今文体的转化要有学术功底。第三,对历史人物、历史事件的描述要有学术见解。第四,具有“历史感”的体现要有学术语境。

同时我还呼吁,希望有这样的舆论:“‘提倡史学家写通俗读物’‘通俗也是一种学术活动’‘青年学者更要承担撰写通俗读物的责任’。有了这样的舆论和氛围,学术界中的常识,在公共领域就能普及。”作为老出版人,我意识到这一点,还同李学勤先生合作主编“细讲中国历史”作为“提问诸子丛书”的姐妹篇,以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普及工作。究竟如何,当由读者评说。

(作者:郭志坤,系上海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admin 网站首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